aSLAINEz.

人间蒸发

©aSLAINEz.
Powered by LOFTER
 

永昼 II

东方Project 二次同人创作
蓬莱山辉夜×藤原妹红


接上回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


-藤原 妹红


辉夜的态度真是。她是以客人的身份来到私塾的吧,居然不把私塾的主人放在眼里,还公然挑衅!这么恶劣的公主还真是第一次听说。


慧音回来之后我正安静地看着原来那一本书。她看到私塾和我都毫发无损,很是舒了一口气。


“妹红,我没记错的话,蓬莱山辉夜应该从来不会走出那片竹林的吧?”坐在我面前,目光却落到门上,慧音好像有点后怕似的问我。


“嗯,她从来没有出过门。说是好像怕被别人知道她在这。”


 


夕阳一点点沉下去,红霞满天。我坐在慧音的书桌前,偏头回忆着,最近我在人间之里遇到过魔理沙和一个人形师,简要地听说了前不久发生的一次异变。其实那异变就是辉夜弄的那一出,直到那时我才知道我误会了灵梦和八云紫。


这次的她,依然为躲避月宫的人下足了功夫。她这是何苦?如此厌恶自己的家乡……


不停的回忆让我的脑袋微微有些疼痛。我从口袋里掏支烟,熟练地点上,深吸一口,然后缓缓呼出。浓郁的烟雾只缭绕了一阵便散去了,总有一天我的记忆也会这样淡去的吧。话说,我为什么要追杀她这么久呢?


蓬莱之药,蓬莱之药!一切都是因为那该死的不死药。偷食禁果的下场也只能这么凄惨了。


可是,这一切真的这么不可原谅吗。没有结果的生命里,我遇到了慧音。如果没有那药,我早就死在了千年之前,邂逅慧音根本不存在可能性。


不对!正是因为我不老不死,慧音走了的话,又只剩我一个了!慧音算是人类,无论未来的路多么漫长,走了就是走了,不会再有第二个。但是是她让我僵硬了千年的脸上又有了笑容,她把我从猎杀妖怪、躲避妖怪的日子里解救,没有比遇上她更好的事了。


欣慰和悲伤交织在一起铺天盖地袭来,那感觉就像掉进了甜的海里,却因得不到氧气而近乎窒息。不知不觉间我的手里又点上了一支烟,却好像泄愤似地刚吸了一口就丢到地上狠狠地踩扁。


身后传来了脚步声。“妹红原来你在这!”慧音打开了房间的门。刚上完课的她还戴着那副细框眼镜,徒添几分恬静气息。


“呃……妹红你又吸烟了?这里是私塾啊!影响多不好!别再在这里吸烟了啊!”


“啧……我知道啦。”


“乖~”她好像没注意到我一开始的失神,转过身去整理书本了。我盯着她动作轻快的双手,想象着它们终有一天会布满皱纹,变得迟钝……


——怎么能这么想!甩了甩头,我站起来走到慧音跟前。


”要帮忙吗?“


 


-八意 永琳


    永远亭的今天,格外的安静。公主丢下一句“我出去看看”就走了,简直让人捉摸不透。


    院子里传来兔子们切菜的声音,隐隐有清香飘来。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吗。我放下手里的笔,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脖子。


    公主怎么还没回来?


    屋外有些吵闹,我听到了铃仙的声音,她的语速很快,夹杂着些许不安。


 


    “永琳大人呢?公主……公主和我走散了!”铃仙对着一脸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兔子们叫道,下一秒,八意永琳就像一阵风似的出现在他们面前。她紧紧抓住了铃仙的手,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紧张:“走散了?!在哪走散的?天啊……难道是被月都的人……”


    话只说了一半,铃仙也瞬间变了脸色,转头就往人间之里的方向奔去。兔子们停下了手头的工作,目送二人的身影消失在竹林间。


 


    夕阳在一点点地下沉。我不断催促铃仙跑得再快一点,看着最后一丝金黄在竹海那端落下,我感到有些不妙——月亮要出来了。


    昨夜恰逢十六日的圆月,谁又能保证月都的人真的进不来幻想乡呢?今天的月亮较昨日只亏了一点,应该对月都没什么大碍,而且,万一他们派来了绵月姐妹……我不禁又开始催促铃仙了。


    她最终停在了一条长长的没入竹林的小路前。”我最后一次看到公主的身影就是在这,“铃仙快速地说道,”说不定是往山上走了。我看情况不对,就匆匆跑回来找您了。“


    我眺望着那一片青翠。暮色苍茫,竹叶显得十分沉重,一如我的心情。公主为什么要往这种地方走啊……这样担心着,我的目光在看不到头的林间搜索。突然,我发现半山处有一片竹林的颜色与别处相异,看起来就像……干枯了一样。


    我二话不说就拔腿奔去,手上已经下意识地准备好了利箭。


    半山腰的路程因为过度紧张的心而漫长无比,借着天边最后一点余晖,我拉满了弓,对准了不远处枯黄的竹林。


    四下里很寂静,只有几只夜雀突然从远处的林间扑棱而上。


    天完全昏暗,我的箭尖微微有些颤抖。


    并没有什么绵月姐妹窜出来。


    铃仙屏着呼吸走上前来,红瞳在昏暗的光线下微微发亮。


    僵持了许久,我确定那里并没有什么人在,于是缓缓放下弓,走到那堆枯枝败叶之间。


    这是怎样的一番景色!脚下触及的地方松软无比,铺了厚厚一层的竹叶下面,飘出竹花的清香。竹子几十年的寿命在一天终结?时间短得不过须臾。


    果然,前面有一堆高起的竹叶。我走过去拨开它们,下面坐着的,正是睡着了的公主。


 


-蓬莱山 辉夜


    我睡了多久?


    这是我睁开眼看到床边一脸担心的铃仙时问的第一句话。


    ”不是…很久……“她看到我醒来时眉间的阴云骤然散去,然后低下了头支支吾吾地回答,好像做了错事的小孩子。


    ”……非常抱歉,公主大人,我没有一直跟在您身边……“


    我看那刚散去的阴云马上又要回来了,连忙打住:”好啦好啦,这事又不是你的错,伺候我这个任性的公主真是麻烦你了。“


    ”不!我不是那个意思!“越抹越黑。


    ”唉……铃仙,我们别计较那事了行不?是我该向你道歉。当时是我脑子一热就往山上跑了。“


    ”啊…是这样。但是公主大人,您为什么会在竹林间睡着……“


    ”而且还对周围那一大片竹子都施加了永远和须臾的力量,把它们在一瞬间全部结果了?“永琳推门而入。端着一杯热腾腾的茶。


    原来我在半梦半醒之间做了这种事。我撑着头回忆着。


    ”当时,我觉得很累,很想好好睡上一觉。


    “总觉得,要是能就这样永远睡过去多好啊,要是我的一生像这些竹子一样短多好啊。漫长的生命,我总是会觉得无聊的吧。


    ”说实话,我现在活着也没什么意义。但是死,在我看来,更无道理。”


    话语不自觉地从唇齿间流出,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想表达什么。永琳和铃仙沉默着,房间里的空气就像被施加了永远的法术。我抬起头看着她们,想必我现在的表情苦涩不已。


    ”我找不到支撑我活下去的东西了。“


 


    素白的床单映得辉夜的脸十分苍白,没有血色。永琳沉默地直视着她那好似无法聚焦的双眼,微微皱起了眉头。最后,还是铃仙打破了僵局:”公主,您是真的累了吧……是不是永夜异变太闹腾了?“


    “嗯,你确实应该好好睡一觉。”永琳把茶杯摆在床头,“这不像你的作风。我去帮你弄点恢复精力的药,你放心睡吧。”语毕,带着铃仙走出了房间带上房门,把沉默和辉夜关在了一起。


 


-藤原 妹红


    人间之里又迎来了喧闹的早晨,我在街上小孩子的吵闹声中醒来,温暖的阳光洒进房间,让这一天有了个好开头。


    草草地穿好裤子,我推开房门向私塾的一楼望去。顺带一提,自从我和慧音建立友谊之后,我就一直住在这宽敞的私塾里,课堂里每天都会回荡着孩子们的读书声和慧音不紧不慢的讲解声,看来她格外地受孩子们欢迎。今天看样子我起早了,孩子们还没到。慧音正在黑板前准备一天的教材。


    “早上好,妹红!”


    “早,慧音。”


    一成不变的问候。我翻身跃下楼梯,去打开私塾的大门。


    “等等!”手刚要碰到门把,身后传来了慧音的声音,正想扭头,却被一双手制止了,“你想就这样开门吗,你看,蝴蝶结扎歪了。”我比慧音高出不少,她微微踮起脚,拿着一把小巧的木梳帮我打理,暖意在心头流窜着,真希望这样的日子不会终结啊。


    不久,她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好啦!慢走!”我报以一个微笑。


 


    其实我今天是打算回迷途竹林的那个小房子去看看,把东西全部弄到私塾来。那个小房子是我刚来到这儿时搭的,多亏有了它,在一次和辉夜的弹幕狂轰之后才不至于暴毙荒野。不过现在已经没什么回去的意义了。


    沿着走过无数次的街道前行,在人群中突然发现了个熟悉的身影。


    “魔理沙……?”是上次在神社见过的,戴着巨大的帽子的魔法使,她身边还有一个长得像洋娃娃一样的少女,两个人正在一个玩偶店前讨论着什么。听到自己的名字,魔理沙回头,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:“哟!妹红!”金色的卷发衬着那笑容无垢得像天使一样,“这是爱丽丝·玛格特罗伊德,我的挚友!”


    “只是同事。”洋娃娃般的少女面无表情地说,魔理沙不高兴地嘟起嘴。


    “你们在这干嘛呢?”她们的跟前有个木箱子大开着,里面整整齐齐地摆满了洋娃娃。


    “啊,我们在给人偶买衣服。爱丽丝是借助人偶操控弹幕的魔女来着。多大了啊,居然这么喜欢娃娃……”


    “魔理沙!”爱丽丝生气地对魔理沙挥出手臂,魔理沙敏捷地向后一闪,卧槽!她的身手真不错!爱丽丝扑了个空,手只抓住了那顶巨大的巫师帽。


    “…话说,魔理沙戴着帽子看起来挺高的,没想到比爱丽丝要矮呢。”


    ”妹红你这什么话啊!总有一天我会比她高!“魔理沙向我挥挥拳头。


    ”不过,魔理沙你是人类吧,但是爱丽丝是魔女呢。“


    ”恩?对啊。“


    ”没有担心过吗,自己先走了……之类的……“我支支吾吾地,避免将‘死’字直接说出来,”魔女的寿命可是比人类长很多呢。“就像我和慧音。


    ”啊,这个啊!这有啥好担心的!愿意陪我的人又不止爱丽丝一个,灵梦不也是人类嘛!话说我总是输给灵梦啊……有生之年不知道能不能完胜她一回,好不甘心!!”


    话题被巧妙地支开了,魔理沙依然挂着她那无垢的笑容,爱丽丝也仍是时不时地吐槽几句。不是一个人,是这样吗。我思索着魔理沙的话,道了再见之后,迈大步子往竹林走去。


 


-蓬莱山 辉夜


    白昼是那样漫长,虽然我也不祈盼黑夜的降临。


    我趴在窗框上,看着竹叶后细碎的天空。这种毫无变化的日子我已经过了千年,为什么偏偏最近来感叹生命的无尽呢。


    毫无变化。在月都过的也是这样的生活。那里四衢八街、华灯璀璨,红的黄的灯光却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暖意,人与人间的交流机械般冰冷,浪漫只是存在于文字间的神话传说。厌倦了那样的生活的我溜到了地球,地上的污浊虽然能带来些许堕落的快感,但我没过多久又重新变得麻木。


    于是我放弃了反抗。我的人生就这样悄然静止,变得没有支撑与依凭,轻如鸿毛。虽然如此,身边的人的时间却未曾停止过,我们就像一群在峡谷底端的登山者,他们都拼尽全力往上爬去,我却颓废地坐在那儿,他们的手被磨破皮、膝盖碰出了血,而我冷眼看着他们,自甘堕落。我掌控着永远和须臾,曾经狂妄地以为自己可以战胜时间,结果还是被时间慢慢吞噬。毕竟,蓬莱人也敌不过时间,但又永远只能活在时间之中。


    可笑的是,阴错阳差造就的敌人竟成了把我从凝滞里拖出来的救赎。永琳只会顺着我的意思来,兔子们更是如此,但是她,那个不起眼的小姑娘,敢大声地当面顶撞我。就像往平静的湖里扔一块石头,石头虽小,却足以搅乱一湖平静。我终于可以撕下虚伪的外表燃烧装模作样的娴静,重新活动开僵硬了百年的身躯,往峡谷的上方攀登。第一次和妹红见面时她就想和我拼命,当时的我也完全放纵了自己让灵力就这样从体内奔涌而出,虽然她败了个落花流水,是完全不需要认真的对手,但却在我的脑内留下了不浅的烙印。”我这一千三百年全部都是为了杀你而活。“她这样对我说。


    于是我满心以为自己又找到了存在的意义,我觉得我真真切切地存在在这里。


    这时,上白泽出现了。她把妹红从无知的复仇烈焰里解放,把她领向了一种全新的,像普通人类一样的生活,复仇的气焰好似被泼灭了不少。我为什么要这么不甘?少了一个天敌或许还是件好事。但是,我活着的意义就消失了,我的生活可能又要像以前那般日复一日、周而复始,犹如一潭死水。被慧音带走的妹红的未来会是怎样的呢?我想象着她守着上白泽慧音的灵柩,日日夜夜,对月倾诉。也许她的下场和我相差不了多少。


    依然是白天,太阳的亮度好似不曾减弱。我坐在床上屈起膝盖,看着窗外发呆。远处的竹林似乎在晃动,竹子的缝隙之间好像有有一个红白色的影子,它跑近了,大叫道:”辉夜!快死出来!“我抬起眼帘,坐直了身子,发现那不过是我的幻觉。


    那个曾经跑来永远亭偷听的妹红去哪了,那个曾经密切关注我的动向的仇敌去哪了。


    都说漫长的时光会磨去一个人的脾气。如果妹红也变得像我一样了,我就再也没有在永远里挣扎的机会了。


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世上之物,皆无价值。世上之人,全无意义。


    但凡世间之生,皆为余兴。


    好像有水气在眼前氤氲,反正什么都没意义了,沉睡在这时反而成了最好的选择。在梦里,说不定还能回到过去的日子呢。


    灵力在周身飘荡,刹那间的须臾,成为了永远。


 


-藤原 妹红


    去挖竹笋的时候才想起,自己似乎是很久没有看见辉夜了。


    准确的说,是自己很久都没去找过她决斗了。


    不过这又有什么所谓呢,那个月球的公主大人从来都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,而且最近,我觉得自己对于弹幕战的热情也低了很多。主要还是因为慧音吧,我看着围着围裙在切竹笋的慧音的背影,因为自己想在她走之前,更多地陪陪她。


    ”做好啦~凉拌竹笋!“慧音把白瓷碟子端上桌,又给我倒了一杯茶,”快尝尝,看看味道如何?“


    看着她期待的模样,我执起筷子,夹了一块塞进嘴里,“味道好极了!”我含糊不清地赞叹道,慧音笑得更开心了。


    不过,慧音突发奇想想做宵夜,总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我正欲开口,没想到她先发话了:“妹红,你最近,好像有些依赖我哦?”


    呃,我差点被辣椒呛到,猛灌两口水后我坐直了身子,问道:“依赖是指什么?”


    “怎么说。妹红你最近一直都和我在一起吧,竹林那边,也不常过问了。”


    “啊……是不是给你添麻烦……“


    “听我把话说完。我觉得你之所以会这样,一定也是觉察到了什么,那我就直说了哦。妹红你,是不老不死的蓬莱人,而我则是一个寿命如人的半兽。”


    果然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了吗。我暗中咽了咽喉。


    “再过不久,我一定会离开人世,而你依然能够活下去。是不是因为想到这一点,所以最近想多点和我待在一起呀?”


    完全正确。我的脸有些发红,慧音微微笑了笑,继续说下去。
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我死了,你该怎么办?守着我的遗骸入睡吗?“


    ”慧音…你怎么能这样说话……“我被她的话吓了一跳,不过冷静一想,慧音似乎就是现在的我存在的希望。但是守着遗骸入睡……怎么想也有点夸张吧。


    “不要那样一幅难以置信的表情哦,妹红,如果在未来的十几年里,我和你的感情日益醇厚,到了那时,离别说不定会比这更撕心裂肺。”


    于是,因此,因此我到底该怎么做?


    “你好好回想回想,你为了什么而拼搏了一千三百多年没有崩溃,你为了什么才和我站在了一起。”


    思绪错综复杂,织成一张大网。不争气的七女,藤原氏的没落,五个难题,富士山上坠崖的岩笠……网的中心,正是蓬莱山辉夜。我来到这的目的,正是打败辉夜一洗家仇,慧音不也是因为想要让我实现这一目标而一直在帮助我吗。


    “妹红,这么长的时间里,你应该也成长了不少吧。在你无尽的寿命里,有些东西,真的像我们看起来的那样重要吗?”


    现在想回去,自己对于辉夜的仇恨好像少了许多。藤原氏的耻辱,竟也是差点忘记。是时间太久远了?还是仅仅因为在永远面前,这些东西都显得那样微不足道。有些东西,真的像看起来的那样重要吗。


    “妹红,我希望你和我能愉快地过完剩下的每一天,但是,我也希望你不会因为我的死而悲伤。分开的命运是已经决定的事情了,那么不如把回忆当作宝贝好好珍藏。况且,能被永远之人记住,我也觉得非常光荣呐。”


    慧音面对死亡时是多么坦然而安静,我端详着她的脸,那里没有一丝不安或遗憾,或许因为有我这样的朋友吧。


 


-铃仙·优昙华院·因幡


    怎么摇沉沉睡去的公主都摇不醒的时候,我慌了,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永琳大人桌前,她也是还没听完就沉了脸。现在,她正在查看公主的情况,我的手不由自主地抓住了衣服的下摆,指节冰冷。


    “……应该只是睡着了啊?”永琳神色有些凝重,因为她实在找不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,除了叫不醒以外。“我去拿点醒神的东西,铃仙你先照看一下公主。”


    公主大人神色非常平静,有些微弱的呼吸从微张的嘴唇间进出,睫毛微微颤动,就像睡美人一样。我不禁又握紧了她的手,稍微使劲地晃动着,却只是徒劳无功。


 


    永琳大人用了各种方法,都没唤醒公主,连月之头脑都能难住,公主到底怎么了?门外有几只兔子围过来,或好奇或疑惑地往里面瞧着,我走过去,有些用力地关上了门。


    “恩……还有一种可能性。”永琳交叠着手臂沉思良久,突然说道,“如果,公主是自愿陷入这样的沉睡的……”


    “自愿?”我有点迷糊了,公主怎么样能够做到呢?难道用永远的能力?


    “恩。我觉得辉夜应该是把自己入睡的那一须臾,延长成了永远。”


 


    永琳大人的话语让我一时说不出话来,而当我询问她补救的办法时,她的摇头更让我震惊。
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怎么破解公主的灵力,毕竟我只是她的一个侍从。


    “你或许可以去叫最了解她的人。”


    天啊,最了解公主的人?最近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令人费解。


    “去人里叫那个蓬莱人过来。赶快。”


 


-藤原 妹红


    享用完竹笋时,已经到了半夜。慧音早早地和我道了晚安,就剩下我一个人坐在厅里对着夜空发呆。今天的夜晚没有月亮,只有虫鸣相伴。


    刚才慧音的一番话弄得我格外清醒。或许这也是魔理沙对终将先行离开的自己看得那样开的原因?自己那一辈的人都去世了,却还有一些人会深深地记住你,确实有一种别样的幸福。自己如果去挽留了慧音恐怕才更令人困扰吧,依依不舍,不肯分开,真像刚服用蓬莱药后不久的我啊。想到这,我感到似乎全身都充盈满了力量,那大概是抛开了一切的轻盈生活带来的生命之轻,还有对慧音不尽的感激。


    现在看开是看开了,但是这样不是变得薄情了吗。对死亡和离别无动于衷,冷淡并且看清感情,让人联想到辉夜那高傲的嘴脸。我才不想变成那样。


    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背上冷不防被拍了一下,翘腿坐着的我一个趔趄,扭头看去,正对上铃仙狂气的红瞳。


    “……呜哇!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黑暗中那双眸子闪耀着红光看起来颇有些吓人。谁知铃仙一脸着急地来拉我的手臂:“先走吧!一边走一边说!”


    我们在竹林间穿梭,竹子飞快地后退。这么急是去做什么?
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……公主大人,用永远与须臾的力量让自己陷入了沉睡,而我和永琳大人正好都不会破解她的能力,于是永琳大人想让你来试试。”


    “哈?辉夜那家伙的事为什么要我去帮忙?”


    “因为你最了解她!永琳大人是这样说的!”铃仙好像有点激动。


    “?!”


    我?最了解辉夜?


 


    到了永远亭,我还没来得急脱下靴子就被铃仙拉进屋。这真是辉夜难得安静的时候,平时我们打照面都是剑拔弩张,一触即发。永琳见我来了,就起身把我领到辉夜前,“拜托我了”似的拍拍我的肩膀。
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?!


    我对这个睡美人能有什么方法啊?像童话里的王子一样吗?一开始就无缘无故把我拉来,说什么我最了解辉夜,现在还让人做这种摸不着头脑的事情,我一屁股坐到床边的椅子上,手撑着膝盖端详着辉夜。


    面对这个导致了我所有的悲惨境遇的女人,其实我非常想一拳挥上去。但是她不仅没有一上来就攻击我,连以往的挖苦都没有,这样平静的共处一室,我反而觉得浑身不自在。我抬头对八意永琳和铃仙说:“你们……能麻烦出去一下吗。我尽力。“


    然后在她们关上房门的一刹那,我突然明白这浓郁的违和感从何而来。


    我竟然,下意识地,想要帮辉夜?


    这是我头一次被自己吓到,原本就凌乱的思绪好像被倒进了一桶浆糊,对自己轻易就原谅辉夜的惊讶,对自己忘记家丑的羞愧,对辉夜的恨意,还有慧音和我讲的那一番话一齐在脑中作响,太阳穴疼得厉害,好像要爆炸。


    是的,一千多年来辉夜一直是我的宿敌,对她的恨意犹如熊熊燃烧的火炬,指引我熬过了这一千多年。我永远忘不了第一次找到她时那种喜悦和愤怒都在膨胀,快要把我自己熔化的感觉。


    但是,她也是我最了解的人。招式,出招的时间,躲避的路线……无数次的斗殴让我对这些都了如指掌。而且,辉夜是千年来唯一愿意与我干架这么久的……


    这下,我自己也找不到我对她的定义了。


 


    “……混账!究竟为什么要睡过去啊!你睡死了我这一千三百年岂不是白过了!”妹红一脚踢开椅子,周身的火焰不由自主地冒了出来,不断往上蹿着,屋子里的温度瞬间升高,床单和木头家具燃烧起来,把安静地躺在其中的辉夜也包裹住了。高温灼伤了妹红的皮肤皮肤,耐不住性子的她一跃到半空,对准永远亭投下了一个巨大的火球。


    竹木制的亭子在一刹那化作了废墟,火光照亮了大片竹海,兔子们纷纷往竹林里逃窜,及时逃出的铃仙正欲对准空中的妹红开枪,却被一旁的永琳拦下了。


    “别急。你看那边。”


    滔天大火中央,有一个身影在慢慢走出,那人右手握着的蓬莱玉枝正散发着夺目的光辉,一有把大火压下去的气势。


    “哈哈!辉夜!我就知道你是在装睡!”像凤凰一样张开了火焰的双翼的妹红冲着辉夜吼道,而辉夜脸上也是一反常态的愉悦笑容:“居然把我从永远里唤醒了,妹红你还真了解我啊。”


    “谁会愿意了解你这种人!”


    “简单来说,你若想杀死一个难以杀死的人,你便会想尽一切方法去了解她,知晓她的一切,再制定合适的战术来杀她。你这一千年的时间,不都是在试探我吗。”辉夜说着,一摇手里的玉枝,铺天盖地的彩色灵力就向妹红轰去,这一番话说得妹红一时语塞,竟然找不到话去反驳。


 


-藤原 妹红


    虽然很羞于启齿,但是辉夜好像真的说中了,她是我最大的敌人,也就是我看重的人,至少我的一生中,有大半部分是为了她而活。如果她走了,我才会变得像以前的她那样冷淡薄情吧。慧音刚认识我时对我说过,“我只是你的现在,而辉夜会成为你的未来”,大概指的就是这种感觉吧。尽管前路因为她的出现而变得漫长、凄惨,但我和她都不得不共同面对。千年之后,能记得彼此的只有彼此,这该说是仇恨还是惺惺相惜。


    不过至少当下,我只想着全力打败她。我把身上所有的符咒都抽出来点燃,力量充盈着我的全身,我朝地面俯冲而下。


 


-蓬莱山 辉夜


    那时的我还被冻结在无尽的噩梦中。


    然后我感受到了,不死鸟火焰的温暖。它轻轻托着我,把我从万丈冰川下解救。


    我和你在折磨与悲凉里尽力寻找快乐,彼此是生命中最美好的负担。


    现在你化身凤凰,燃起夺目的巨浪,仿佛想要把一切吞没。


    你朝我冲了过来,我也张开双臂,火浪吞没了我,仿佛要把我烧穿。此时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,我就存在于此,我也是被人需要着的。


 


燎原烈火把夜空照亮,夺目得胜过太阳。


有你在,我的世界即是永昼。


 
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于是正文就到此结束了。感谢你忍耐到了最后。 
说实话,这里的辉夜被我表现得太情感化了。真实的辉夜应该要更冷漠和不近人情。
虽然和妹红一样是蓬莱人,但是她是月都的公主,和妹红的差距可想而知。
这CP太难写了。(
其实她们不能被叫做是CP。(()